首页>资讯>深度
气象助学扶贫故事 来源:中国气象报 日期:2019年06月08日15:00

  党的十八大以来,脱贫攻坚被摆在治国理政突出位置。扶贫必扶智,治贫先治愚,教育扶贫工作极其重要。气象干部职工积极作为,让贫困户不仅“富口袋”,而且“富脑袋”。中国气象报将选取助学扶贫典型案例和故事,展示气象部门的大爱与责任。

  一屋檐下飞出俩凤凰

  中国气象报记者倪永强 通讯员莫雅淇

  走进甘肃省定西市通渭县何山村村民张永平家中,眼前崭新明亮的新房让人不敢相信这是村里的贫困户。

  “新房子盖得太不容易了!”张永平说。

  2017年,何山村落实政府易地搬迁政策时,正好赶上他家中双胞胎女儿一起考入大学。为缴纳学费,四处借钱的张永平找到时任定西市气象局驻村书记张建虎,说出了退掉房子的打算。

  “张书记知道我家的情况后说让我放心,市气象局有助学奖励,只要孩子能上大学就会发奖金,两个孩子都有。”张永平脸上的高兴劲儿抑制不住,“你们不知道,当时我为这事都急出病了,晚上睡不着,白天一个人自言自语,家里人都担心我会出事呢。”

  不同于当时“神经兮兮”的状态,如今的张永平,虽然清瘦,眼睛却炯炯有神。坐在床边,说到高兴处还摆动起脚来。“市气象局的助学奖金一到,我一下子就轻松了。只有孩子上学的经费解决了,我才能盖起新房子。”

  谈到如此重视孩子教育的原因,张永平停顿了一下:“我高考那年父亲病倒了,第二年就去世了。家里没有条件让我继续念书,所以一定要让孩子们念大学,这也是弥补我自己的遗憾。”他轻轻地揉了揉眼睛。

  张永平的二女儿张雪丽在兰州财经大学读大二,能说会道的她当年在市气象局召开的奖励大会上代表十个考上本科的学生发言,说出了自己的心里话:“这份爱心资助,不仅是物质上的扶持,更是精神上的鼓励。这份帮助给了我们更多追求梦想的勇气,我们将带着一份持久的关爱一直走下去。资助金为我们创造了学习的条件,为我们制造了成才的机会,让我们更加安心地汲取知识,发挥所长,合理选择自己未来的道路。”

  如今,她只要看到水滴筹等各种捐款链接,都会从一个月不足一千元的生活费里挤出几十元捐款,当作爱心传递。

  比起妹妹的爱心传递,姐姐张鲜丽的做法有过之而无不及。

  就读于石河子大学的张鲜丽,不仅成绩优异,拿到了国家奖学金,而且坚持通过各种平台奉献爱心。在学校,张鲜丽是社区、养老院、城市建设志愿者;寒假期间,她是通渭县春运服务志愿者;暑假期间,她又是通渭县育果驿站助学协会文艺部长,负责协会各种活动的开展。

  “气象局给我的帮助和鼓励对我意义重大。填报志愿时,我的第一志愿是大气科学,但成绩不够,未能如愿。不过,这并不影响我将爱心传递下去。”张鲜丽说,“高考那年我知道了育果驿站助学协会,毫不犹豫就加入了。”

  据张鲜丽介绍,育果驿站助学协会是一个连接爱心人士和学生的平台,协会会员是来自全国各地的志愿者。每年高考完,协会就去寻找县里需要帮助的学生,志愿者每天从上午八点到晚上十一点,跑遍每一个乡村,核实每一位学生的家庭情况,然后联系爱心人士进行“一对一”资助,目前已经有两百余人得到资助。“马上就要高考了,协会今年的资助计划是90名高考生,较去年翻了一倍。暑假要付出更多精力去准备协会的事,但是心里的感动也更多了。” 张鲜丽的语气坚定且充满期待。

  今年,张永平的小儿子张宝康也面临高考。提起小儿子,张永平更是一脸自豪:“在两个姐姐的鼓励下,宝康的成绩进步很大,从中等生变成了班上的前五名,今年肯定能考上大学!他还说姐姐能上一本他也能,还要比姐姐考得更好哩。”

  夫妻俩还计划等儿子考上大学后,一起进城打工,给三个孩子赚生活费。“我现在是贫困户,但我们相信以后的日子会越来越好。”张永平坚定地说。

  不是教书匠 是孩子王

  中国气象报记者李冬梅

  2014年,范立民作为第一批参加新疆维吾尔自治区“访惠聚”活动的气象干部,来到伽师县克孜勒苏乡尤勒其村。

  工作之余,他跟孩子们渐渐有了接触。一个个质朴的想法,一双双澄净的眼睛,不断敲击着他的心灵。走近他们,帮助他们,成为范立民人生中再也挥之不去的情结。这一年,他的宿舍成了孩子们的多功能厅:教室、手工坊、游戏间……驻村结束了,范立民的心却留在那里。

  2016年底,自治区启动“民族团结一家亲”活动,范立民第一时间打通工作队队长的电话:“帮我找一个娃娃多的家庭吧!”

  于是,家有5个孩子的艾比卜拉·阿乌提成了他的亲戚。人口多,劳动力少,融入这样的家庭,尤其要开展针对孩子们的教育,范立民感到了肩上的责任。

  第一次迈进艾比卜拉家的大门,陌生感让全家人感到羞涩和局促,但眼神里却流露出期盼。孩子们站在远远的地方悄悄打量着,范立民轻轻抚摸着孩子们的头,发现他们由于紧张而满头大汗,他试着用维吾尔语跟孩子们交流,不一会儿,孩子们就放开手脚跟他打成一片。

  在共同生活的几天里,他发现孩子们的求知欲望强烈,对他讲的每一件事、每一句话都听得格外认真。

  小儿子阿不都艾尼·艾比卜拉即将小升初,想到乌鲁木齐读书,范立民记在了心上。回到乌鲁木齐后,他立刻发动朋友、同事多方打听,咨询了多所学校,都因满员或学区限制而未能如愿。虽然这个目标没能实现,但孩子的学习兴趣受到激发,经常会问:“叔叔,我的成绩怎样才能提高?”范立民耐心地教给他一些学习方法,并经常寄给他一些书籍和辅导资料。

  看着孩子们的进步,范立民喜上眉梢。为了奖励他们的成长,2017年7月,他悄悄为外力·艾比卜拉和阿不都艾尼·艾比卜拉买了机票,把他们接到乌鲁木齐的家中过暑假。

  第一次离开村子,第一次坐飞机,第一次来大城市……若干个第一次让孩子应接不暇。在范立民的家里,孩子们充满好奇地在每个房间东摸摸、西看看,不时发出惊叹。范立民手把手教他们使用电脑、家用电器,带着他们去吃快餐、看大片……孩子们会打游戏了,会自己烤面包了,性格越来越开朗,从不愿交流变为主动和范立民分享感受、拍照合影。有一天,范立民带着孩子们外出游玩,当大家气喘吁吁地爬到山顶时,外力·艾比卜拉突然拉着范立民的手说:“叔叔,我一定要好好学习,以后来乌鲁木齐工作!”孩子们把在乌鲁木齐见到的新鲜事一一写进了日记。暑假结束了,孩子们依依不舍地离开他回到了村子,每个星期他们都会打来电话:“叔叔,我们想你了!”

  在范立民看来,每一个孩子都是未来,都是希望。尽可能地帮助和影响到更多的孩子,是他最乐意做的事。

  2018年8月底,范立民带着村里的孩子走出新疆,去南京参加气象夏令营活动。他把日程排得满满当当,想让孩子们能在有限的时间里更多地体验外面的世界。他带孩子们参观科技馆、博物馆,还不失时机地给他们讲解中国历史和传统文化。在活动的最后一天,有一个孩子说:“范老师,中国是咱们中华民族的大家庭,我特别喜欢这里。”范立民听到这儿,语重心长地对孩子们说,任何时候,各民族都要拧成一股绳,只有这样,咱们的国家才能不断强大,咱们的生活才能越来越美好。孩子们不断点头,纷纷表示,要做为祖国加油的人。夏令营结束后,范立民陆续收到各个学校的反馈,说孩子们不仅成绩提高了,在民族团结、班级建设等方面也做了很多好事。

  现在,每当范立民回村,孩子们远远看见他,就会大声喊着他的名字跑过来,一头扑到他的怀里说:“您终于又来啦!”

农民夜校,从这里再出发

中国气象报记者余亚庆 通讯员贾辰 尉德康

  5月24日晚8时,内蒙古自治区突泉县杜尔基镇红光村的“农民夜校”大院内灯火通明。红光村党支部书记王福东熟练地打开远程教育平台,点播将要播放的视频。

  “知道今天夜校将通过远程教育讲解甜菜育苗相关知识,我吃过晚饭就过来了。”村民赵立辉与同样早早到来的村民聊了起来。

  刚开始,村民都以为夜校只是走走过场,但是几次下来,大家确实学到了新技能,参与的农民也越来越多。

  缺什么教什么,针对性强!

  “什么时候栽最好,应该从第三片叶还是第四片叶掐?”在太平乡五三村的农家小院儿,紫皮蒜种植能手许贺春被村民围在中间问个不停。该村的紫皮蒜远近闻名,全村有近200户农户种植,但不少农户在种植技术方面存在不足,还有个别农户有种植意愿但怕种不好。五三村把许贺春这位种植能手请进了“农民夜校”,向村民传授经验。

  “目前,我们已为本村、邻村和其他乡镇的约600名农民讲了近20堂课,争取把紫皮蒜种植技术打造成‘农民夜校’的精品课程。”中国气象局驻五三村第一书记侯俊介绍。

  “农民夜校”是突泉县政府针对贫困户分散居住、集中不便等特点,依托微信等即时通信软件开办的,以“每周发布一次政策动态、组织一次政策学习、开展一次讨论交流”的形式开展教育教学的平台。气象部门抓住这一平台,为村民传递气象知识。

  “上课讲什么内容,还得听课的村民说了算。”赛银花村支书黄银昌告诉记者,“为增强教学的实用性,在开课前,我们采取发放征求意见表、个别走访等方式,广泛调研贫困群众所想所盼,根据多数村民的意见为他们量身订制培训内容。”目前,已经把征集到的意见做了汇总,涉及法律法规、方针政策、农业知识、脱贫信息、健康知识、乡风文明等,与脱贫攻坚紧密结合。

  从到农民家里“点对点”讲,到现在“点对面”讲,效率提高了,效果也不差。

  选聘专家讲解,效果不赖!

  “葡萄是村里的特色产业,几乎家家种植,是老百姓的‘心头肉’。夏季葡萄园管护,迫在眉睫。”要去突泉县突泉镇新生村“农民夜校”上课的宁夏回族自治区气科所正研级高工张晓煜,正在认真备课。

  “由于交通不便、信息闭塞,这里很多农民的思想还停留在十几年甚至几十年前,无论是种庄稼还是搞养殖,都只靠老天爷。”在新生村支书周永德看来,贫困源于民智未开,而开办“农民夜校”就是要转变群众的观念,让脑袋“开窍”。“农民夜校”这一接地气的传播平台,能引导村民增强自我发展、自我造血的意识。

  “今年开春比较晚,出现了几次倒春寒。我种的葡萄没有被冻坏。为啥子?我从夜校学到‘秘诀’了。”新生村村民袁贵发所说的“秘诀”,就是专家们在夜校讲授的葡萄种植知识。“有知识和没知识就是不一样,只有脑壳里先有东西了,口袋里才能有东西。”尝到知识的甜头后,袁贵发便没有落下一堂课。

  “扶贫先扶智”。在突泉县委书记屈振年看来,创办“农民夜校”的目的,就是要培养脱贫攻坚“明白人”、勤劳致富“自强人”,激发贫困群众改变落后面貌、创造美好生活的内生动力。当下部分农民身上普遍存在的惰性思维及长久积淀形成的陈规陋习等,都是扶贫攻坚道路上看不见的“拦路虎”。因此,“农民夜校”还发挥着传播文明风尚、弘扬文明精神,引导农民群众养成好习惯、形成好风气的巨大作用。

  截至目前,突泉县9个乡镇188个行政村已实现“农民夜校”全覆盖。

“扶”出一个梦想

  从小到大,梦想一直随着一些外观因素或客观条件改变。但我清楚记得,在上高中以前,我一直想当一名服装设计师。

  思绪飘回到一年前,我想起之前辍学的那对“姐妹花”。那时我还在河北省易县良岗镇许家村担任扶贫第一书记。一个工作日的上午,我们来到村民赵登坡家中,刚进院子就看到了两个正在洗衣服的小姑娘,看上去十四五岁的样子,正是上初中的年龄。

  这个时候怎么会在家呢?经过我们的询问,女孩们的奶奶告诉我们:“两个女娃不想上学了。”十几岁就不上学,能做什么呢?看到我们进屋后,两个小姑娘就悄悄躲进另一间房,给玩具娃娃“做衣服”,一副小小设计师的模样。这正是我小时候特别喜欢做的事情。

  小姑娘向我敞开心扉,展示了她们的作品和设计。我心中感叹:“因为小时候的一个爱好,也许有的人长大了会成为服装设计师,也许有的人会成为一名服装厂的工人。两个孩子不应该因辍学错失人生的可能性。”在我们的努力下,两个小姑娘终于重回了校园。

  扶贫,扶的是什么?也许只是一个孩子的梦想。(郭静)

心存希望便不是弱者

  作为一名影视编导,无论是拍摄自然中的一花一草一物,还是捕捉人和人之间的微妙情感,黑龙江省气象服务中心的罗嘉都会注重心灵沟通。具体到助学的意义,或许,就是想在力所能及时分享快乐,这是一种真诚的沟通。

  工作了几年,罗嘉便开始了自己的助学行动。他联系了黑龙江省青少年发展基金会,用1000元钱资助了一名女孩。这位女孩名叫曹树蕊,是黑龙江省巴彦县后山乡中心小学二年一班的学生。她的母亲瘫痪在床,父亲一人供三个姐妹上学,家庭十分贫困,但曹树蕊的学习成绩十分优异。罗嘉与她结成了“一对一”的助学对子。

  扶贫助学期间,曹树蕊经常给罗嘉写信。她在信中写道:“我的学习成绩很好,在学校有老师和同学们的关心,我很快乐,自从领到奖学金后,心中又有了一线希望。”

  这些没有多少机会表达自己的孩子们,缺席于舆论场,多是被表达、被建构、被想象,或许一直留给人们是弱者的模糊印象。但在孩子的回信中,看得出,虽然挣扎在温饱边缘,但她们的精神世界里有着丰富的人生追求。物质的贫乏没有让她们失去“希望”的能力。(高海虹)

(来源:《中国气象报》2019年6月6日二版 责任编辑:苏杰西)



图解 更多
中国气象科普网 吉林气象网 中央气象台网站 浙江气象网 中国气象科学研究院 河北气象网 广东气象网 吉林气象网 安徽气象网 甘肃气象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