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文化>云海
天风吹海立
——《宋史》遗漏的一次袭击浙江的罕见台风灾害
来源:中国气象报 日期:2019年08月29日07:55

  燕曈

  由台风引发的潮灾,在古籍中常被称为“海溢”,潮灾发生时海面迅速抬高,大量海水侵入陆地。

  在地方志中,潮灾还有更多名称,如海沸、海涨、海立、海决、海翻、海涌等,其内涵大同小异。浙江杭州湾因其特殊的喇叭口地形,每逢天文大潮汛就会出现闻名遐迩的钱塘江大潮。南宋吴琚曾这样描写其壮观景象:“忽觉天风吹海立,好似春霆初发。白马凌空,琼鳌驾水,日夜朝天阙。”钱江潮虽是难得的景观,但也会带来难以想象的灾害。

  一场未记载于《宋史》的浙东巨灾

  南宋绍定二年(1229年)九月三日,对于官员方大琮而言是灾难性的一天。

  在《铁庵集》第三十五卷《徐母孺人赵氏墓志铭》里,他这样描述:“九月三日,大雨骤至,江水暴涨,怒风驾涛而来,溺于浙江渡者以千计。临安城内,水没台城为鱼者以万计。”

  “浙江渡”位于南宋临安(今浙江杭州)城南、钱塘江北岸,是当时横渡钱塘江的四大渡口之一,因其位置重要、人流量大,又有“临安第一渡口”之称。突如其来的大雨使钱塘江水位暴涨、洪水肆虐,并与“怒风”引发的风暴潮“碰头”,急剧抬升的钱塘江水位淹没了人群大量聚集的“浙江渡”,死者多达千人。

  临安城内的情况也十分糟糕,“水没台城为鱼者以万计”。“台”指以尚书台为主体的中央政府,因尚书台位于宫城之内,因此宫城又被称作“台城”。这句话不仅说明临安城中可能有上万人溺亡,还暗示作为国家行政中枢的“宫城”也未能幸免。

  然而,让人费解的是,作为官方正史的《宋史》对如此巨灾没有只言片语的记载。是方大琮在说谎吗?

  追溯方大琮的生平发现,他生于1183年,卒于1247年。灾害发生时,他还在世,应是亲见或听闻了这场灾害。方大琮曾任南宋理宗朝的谏官,因言论不为当政者所容而离开临安。清代纪晓岚在《四库全书总目提要》中称其为“敢言之士”,可见就个人品行和职业操守而言,他是值得信赖的。加之此事记载在方大琮私人文集中,所述又是墓志铭,死者当是他的一位徐姓至亲好友的母亲赵氏。所以,这些记载应该是可靠的。

  《宋史》之所以未见记载,很可能是南宋后期史料缺失所致。白寿彝先生在论及宋代史料时曾说:“《宋史》详于北宋,略于南宋,南宋后期尤疏略。”元代的苏天爵在《滋溪文稿》中也说:“(南宋)理、度两朝,事最不完。”灾害发生于南宋绍定二年,正值南宋后期理宗在位之时,动荡的政局令修史大受影响。加之蒙元灭宋、临安城陷落距离《宋史》修成又相隔69年,其间的战乱流离也会导致史料散佚。

  浙北未曾幸免,遭遇二百年一遇水患

  其实,这次大灾害波及的远不止杭州一地。

  据《台州府志》记载,当年夏季台州干旱,进入秋季降水开始增多。“九月乙丑朔(初一)复雨,丙寅(初二)加骤”,九月前两日连续出现较大降雨。“丁卯(初三)天台、仙居水自西来,海自南溢,俱会于城下”,九月初三正是风暴潮袭击杭州的当日,台州府城(今浙江临海)上游地区天台、仙居的洪水自西向东沿椒江而下,在椒江口与东南方向“海溢”的潮水,共同夹击位于椒江口北岸的台州府城。

  大水突然袭击,加之“防者不戒”,在毫无防备的情况下,洪水和潮水合流,来势凶猛。

  《台州府志》记载,大水“袭朝天门,大翻括苍门以入,决崇和门,侧城而出”,大水连续冲破数座城门,穿城而过,“平地(水深)高丈有七尺”。按照现存于苏州博物馆的出土宋尺实际长度为31厘米计算,则平地水深超过了5米。这段史料完整地描述了“洪潮”灾害从酝酿到暴发再到造成破坏的全过程,特别是详细地记载了洪水西来与海潮北上交汇于台州府城下,继而潮水涌入城内的行进路线。

  大水突袭带来了巨大的灾难。“死人民逾两万,凡物之蔽江塞港入于海者三日”,可谓死伤惨重之极。南宋朝廷闻知台州灾变后,急忙派遣曾经深得民心的台州前知州叶棠二次出知台州,组织善后救灾和灾后重建工作。

  据南宋王象祖《浙东提举叶侯生祠记》记载,叶棠到达台州时看到了这样的一幕:“陵谷反易,城市为沙砾之墟,亡者叠腐,存者改形”,仿佛末日来临一般。灾害导致山洪与潮水双双暴发,山体滑坡、泥石流等地质灾害难以避免,才会出现“陵谷反易,城市为沙砾之墟”的情况。由于死者众多,“亡者叠腐”,灾后又出现了“疫亡枕藉,蚕麦大荒”等次生灾害。

  对于整个台州的灾害和伤亡情况,叶棠还组织进行了评估。评估的结论是,“州郭重于诸县,临海重于天台、仙居,天台、仙居重于宁海、黄岩。”对于如此巨灾,叶棠的总体评价是“水患自庆历至今凡二百年而再见”,即达到二百年一遇的级别。

南宋李嵩《月夜看潮图》

  灾害背后的“元凶”竟是秋台风?

  综合杭州和台州两地发生的灾害情况,对于本次袭击浙江的巨灾“元凶”,我们不得不联想到台风。

  从灾害发生时间上看,两地是相同的,都是农历九月初三。一般来说天文大潮在朔日和望日之后一天半左右,即农历的初二、初三和十七、十八日左右,也就是说九月初三恰逢天文大潮汛。从史料记载来看,杭州是“怒风”、大雨、大潮“三碰头”,台州风的情况虽未被提及,但也是洪水、潮水“合流”。从地域范围来看,杭州、台州一在浙东沿海,一在浙北平原,范围较大。

  从发生时间、影响范围、风雨同步等条件推断,这次大范围袭击浙江的罕见风暴潮灾害的主导天气系统,很可能就是秋台风。诸多致灾因子叠加,使得灾害的破坏力极为惊人,灾害损失也格外严重。

  (来源:《中国气象报》2019年8月29日四版 责任编辑:张林)



图解 更多
广西壮族自治区气象网 宁夏气象网 江西气象网 中国气象门户网站 海南气象网 青海气象网 河南气象网 宁夏气象网 海南气象网 江苏气象网